瑞泰口腔医院携手北京国安,推动体育与健康事业发展

瑞泰口腔医院携手北京国安,推动体育与健康事业发展

瑞泰口腔医院携手北京国安,推动体育与健康事业发展

瑞泰口腔医院自2018年起,正式成为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官方指定唯一口腔医疗服务机构,可以说是北京国安球员们口腔健康的保卫者。健康积极向上的状态是每一个国安球员留给大众的印象,他们挥洒汗水,奋力拼搏的形象振奋人心,健康与体育事业关系密切,口腔健康也是运动员们必修的一课,瑞泰口腔医院被选为合作医疗单位是球员发展的健康重要保障。

瑞泰口腔医院携手北京国安,推动体育与健康事业发展

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是中国大陆成立最早的一家足球俱乐部,2009年勇夺中超联赛冠军,成为国人的骄傲。其中不乏:邵佳一、徐云龙、张稀哲一批又一批的足球明星。他们在北京孩子心中是有一种特殊情结的,北京国安与瑞泰口腔医院跨界合作,督促运动员们更加关注口腔健康,也为喜欢国安队的人们树立健康模范。

健康是人类统一的追求目标,也是体育事业未来的发展大方向,国务院曾发布《国务院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其中明确指出要提升体育产业对其他产业的辐射带动作用,加速迈入体育健康产业发展的大时代。中华口腔医学会始终倡导口腔健康关系到全身健康,牙齿健康作为人体健康十大标准之一,洁白整齐的牙齿不仅是运动员的自信的标志,更能展现运动风采。

瑞泰口腔医院携手北京国安,推动体育与健康事业发展

瑞泰口腔医院至今已成立7年多,是集门诊、急诊、手术和病房为一体的全国现代化口腔专科连锁医院。在北苑和丰台地区分别设立专科医院,其中,瑞泰口腔医院(北京总院),是一家口腔专科医院,在2015年正式成为北京市医保定点机构,建筑面积达6000平方米,瑞泰口腔医院在全国拥有60余家门店,200余位全职专业口腔医生,瑞泰口腔医院目前仅在北京地区就拥有十余家门店。此次瑞泰口腔医院与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达成合作,借助足球的悠久历史和广大受众,大力传播健康口腔的理念,将“顾客即家人”的服务理念植根于国人心中,让国人笑得更自信,代表着瑞尔集团正式开始布局体育健康事业,为广大专业运动员和体育运动爱好者提供专业、高水平口腔医疗服务。

瑞尔集团副总裁、瑞泰口腔医院北京地区总经理程小林表示,瑞泰口腔医院与北京国安达成战略合作,是希望通过支持广大国家级运动员,为他们提供口腔护理各方面的专业服务,保卫他们的牙齿健康,让他们在今后的比赛中更加自信,展现阳光自信的健康笑容,号召更多国人爱牙护齿。

健康自信的笑容能够给人留下良好的深刻印象,国家运动员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代表着国人的整体形象,瑞泰口腔医院与北京国安的强强合作,通过为球员及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口腔医疗服务,共同推动体育与健康事业大发展。

2019032812510037.png

郑州市第七中学开展阳光体育创新运动嘉年华活动

郑州市第七中学开展阳光体育创新运动嘉年华活动

2019032812510037.png

为进一步丰富校园文化生活,增强学生体质,让每一个孩子体验运动的快乐,3月27日上午,阳光体育创新运动嘉年华在郑州七中举行,八年级全体学生参与此次活动。

活动现场,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学生根据个人兴趣,热情满满参与到各项体育项目中,在轻松欢快的氛围中享受运动的乐趣,收获无限快乐。“法老的意志”活动区,学生凭借自己的意念让小型机器人行走,感受科技的魅力;“埃及战场”活动区,学生们以团队的形式对战,足球在他们的脚下自由穿梭;“金字塔守护战”活动区,三个人各自守卫一角,为着胜利而坚守……学生们在各种各样的活动项目中感受体育运动的乐趣,收获快乐和成功。脸庞上流淌的汗水是他们参与体育运动的勋章。

在此次活动中,学生们积极参与,协作互助,展现了七中学生积极向上,朝气蓬勃,青春飞扬的精神面貌,体验到阳光体育创新运动的快乐,激发了学生参与体育运动的积极性。

名宿:米兰建队不能只依靠某个人,圣西罗球场不能拆

名宿:米兰建队不能只依靠某个人,圣西罗球场不能拆

名宿:米兰建队不能只依靠某个人,圣西罗球场不能拆

虎扑10月23日讯 米兰名宿里维拉近日接受了《米兰体育报》的采访,他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米兰建队不能只依靠某名球员,圣西罗球场不能拆。

“关于圣西罗球场的事情我对市长萨拉有什么建议?圣西罗球场是一种附加值,它传承球队历史,记载无数精彩瞬间。圣西罗球场宏伟、大气,这样的球场不是哪都有的,米兰南看台都已经成为了一种象征,那是一种家的感觉,我认为绝对不能拆除圣西罗球场,要不我们那些回忆可能都无处安放。”

“米兰应该以年轻球员为基础建队还是围绕一名球星建队?如果这名球星是贝利,那么可以选择这种方式,否则我认为还是应该选择以年轻球员为基础。我们有优秀的球员,现在一切需要回到正轨。”

(编辑:姚凡)

2016里约奥运会7人制橄榄球比赛赛程时间

2016里约奥运会7人制橄榄球比赛赛程时间

  2016里约奥运会7人制橄榄球比赛赛程时间

  北京时间:8月6日22点0分至8月7日6点0分,女子橄榄球小组赛

7人制橄榄球

  北京时间:8月7日22点0分至8月7日6点0分,女子橄榄球小组赛

  北京时间:8月8日3点0分至6点0分,女子橄榄球9到12名排位赛,1/4决赛

  北京时间:8月8日23点30分至8月9日2点30分,女子橄榄球5到12名排位赛,半决赛

  北京时间:8月9日4点30分至7点0分,女子橄榄球5到8名排位赛,决赛

  北京时间:8月9日22点0分至8月10日1点0分,男子橄榄球小组赛

  北京时间:8月10日3点0分至6点0分,男子橄榄球小组赛

  北京时间:8月10日22点0分至8月11日1点0分,男子橄榄球小组赛

  北京时间:8月11日3点0分至6点0分,男子橄榄球9到12名排位赛,1/4决赛

  北京时间:8月11日23点30分至8月12日2点30分,男子橄榄球5到12名排位赛,半决赛

  北京时间:8月12日4点30分至7点0分,男子橄榄球5到8名排位赛,决赛

延伸阅读:

意媒:国米有意罗马中场洛伦佐-佩莱格里尼

意媒:国米有意罗马中场洛伦佐-佩莱格里尼

意媒:国米有意罗马中场洛伦佐-佩莱格里尼

虎扑10月28日讯 《晚邮报》的消息,国米希望在冬窗在中场完成两笔引援,而罗马中场洛伦佐-佩莱格里尼在引援名单当中。

该报称,国米对巴萨中场比达尔的兴趣依然不减,但是双方对球员转会的方式存在分歧。近日两家俱乐部一直在为此进行谈判,由于巴萨想在赛季结束后签下国米前锋劳塔罗,因此他们可能会同意国米签下比达尔。在方式上,国米希望租借比达尔,巴萨则希望直接卖掉他。

除了比达尔,罗马中场洛伦佐-佩莱格里尼也是一个引援目标。国米希望签下一名具有培养价值的球员,而不只是打短工。马洛塔认为罗马中场洛伦佐-佩莱格里尼是一个很合适的目标,并且已经对其有意很久。

国米还有一签下布雷西亚中场托纳利,但是国米认为布雷西亚5000万欧元的要价有些太高了。拉齐奥中场米林科维奇则暂时不在考察名单当中。

(编辑:姚凡)

前多特官员:罢训时登贝莱不在德国,他离开时房子很干净

前多特官员:罢训时登贝莱不在德国,他离开时房子很干净

前多特官员:罢训时登贝莱不在德国,他离开时房子很干净

虎扑10月5日讯 前多特转会官员马西莫-马里奥蒂在接受Goal & SPOX采访时披露了登贝莱在德国生活以及为前往巴萨而罢训失踪三天的众多细节,他负责转会来到多特蒙德球员的安顿事务。

关于罢训

“每个人都来问我他在那里,但是我也不知道。我也一直联系他和他的堂兄,可是一直没有联系上。”

“那是不敢想象的三天,我猜他可能已经不在德国了,所以我去了他租的房子,发现他已经和他的母亲一起去往了法国。”

“登贝莱真的是在一夜之间不见的,而我是唯一在之后与他取得联系的人。我告诉他,他应该回来,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这些事情,并希望他表现得职业一些,明白俱乐部的用意。但那已经太晚了。”

在法甲的雷恩经历了非常高光的一个赛季后,登贝莱于2016年来到多特蒙德。很快他吸引了众多豪门的目光,其中就包括失去了内马尔的巴萨。

关于登贝莱的后勤保障

马里奥蒂在采访中也披露说,当登贝莱来到一个新国家时,身边总是有人帮他处理生活事务。

“他从来不单独行动,他需要他的堂兄和他的好兄弟住在一起。他的母亲也总是经常过来看他。登贝莱的确很年轻,也需要很多帮助。”

“而登贝莱本人总是很放松的那一个,他总是会对别人说:‘把事情交给马里奥蒂,他会处理好的。’图赫尔(前多特主帅)几乎每天都要嘱咐登贝莱一些事情,并让他一起看录像分析。图赫尔对我说:‘马里奥蒂,登贝莱是一个非常出色的球员,我们需要他,把他照顾好。’”

“最终,他的生活环境变得很好,他也能够在多特蒙德上演出色的表演。”

关于登贝莱离开后房子脏乱差的传闻

有传闻说登贝莱离开多特蒙德后房子一团糟,房东甚至想起诉他。而马里奥蒂否认了这一传闻。

“那些传闻不是真的,登贝莱的顾问让我在登贝莱离开后驱车前往他的住宅并拍照。我也是那么做的,我把房子的每个角落都拍了照片。然后我就把房屋钥匙归还给了住在雷登-维登布吕克的房东手里。”

“我在那里看不到任何垃圾,房子的各方面条件都很好,他从不拖欠租金,甚至没忘记要回他的押金。”

(编辑:姚凡)

名宿:扎卡就像是一台晚到的消防车,等他来家都烧完了

名宿:扎卡就像是一台晚到的消防车,等他来家都烧完了

名宿:扎卡就像是一台晚到的消防车,等他来家都烧完了

虎扑9月2日讯 枪手名宿基翁在自己的专栏中批评了扎卡,称他的铲球弊大于利。

基翁写道:扎卡的铲球太糟糕了,以至于温格曾坦言让扎卡少放铲。

自从2016年加盟阿森纳之后,扎卡已经送出了5粒点球,同期所有英超球员中,扎卡是送点最多的球员。

他已经犯规149次,此外还有27张黄牌,两张红牌。对阵热刺的比赛,我们看到的就是典型的扎卡式比赛。

他在阿特金森的眼皮底下对着孙兴慜放铲,给对方送点。他真的想过这样的动作会取得好结果?此外,他频繁的犯规也让阿森纳失去了节奏。

这就是扎卡所做的事情,他就像是一台晚到的消防车一样,等他来家都已经烧完了。

就铲球来说,他的铲球带来的危害要高于收益。难怪温格会说让他少铲球。我觉得在这支阿森纳阵中,扎卡出场时间不保,他的出场顺序很快就会被往后挤。

谈古恩多齐

这可能是他来到阿森纳之后,踢得最好的一场比赛。在我看来,托雷拉应该首发,塞瓦略斯看上去也不错。埃梅里要认真考虑一下坚持使用扎卡是不是值得的问题了。

对中立球迷来说,这是一场精彩的比赛,双方你来我往,互有攻势,就像篮球一样。但埃梅里还有工作要做,阿森纳前场很华丽,但后场很脆弱。埃梅里需要让球队保持平衡。

(编辑:姚凡)

中国代表团入场:女排飞吻自拍 丁宁遭追星

中国代表团入场:女排飞吻自拍 丁宁遭追星

  腾讯体育8月22日 北京时间8月22日7时,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演,中国代表团第45个出场,乒乓球女单、女团冠军得主丁宁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出席闭幕式的中国运动员们在现场快乐的玩起了自拍。

  丁宁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

  按照中国体育代表团惯例,历届奥运会闭幕式旗手往往都是成绩出色而且实现了突破的运动员担任。在里约奥运会上,丁宁赢得乒乓球女单冠军,成为继邓亚萍、王楠、张怡宁、李晓霞之后的第五位女子乒坛大满贯得主。不仅如此,丁宁还与队友一起帮助中国队实现了女子团体奥运会三连冠。如此出色的成绩,让丁宁得以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丁宁也成为首位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的乒乓球运动员。

  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中国代表团闭幕式的旗手分别由羽毛球女子单打冠军张宁和激光镭迪尔级女子单人赛冠军徐莉佳,而在丁宁担任中国代表团旗手之后,中国代表团闭幕式旗手已经连续三届由女运动员担任。在“桑巴教母”莱昂德拉-利尔的歌声中,丁宁高举着五星红旗与其他代表团的旗手们一起入场。

  随后,各国运动员一起混合编队入场,面对着镜头,中国运动员们笑容满面的挥舞着手中的五星红旗。刚刚赢得奥运会金牌的中国女排姑娘们拿着手机不停的拍摄着现场,杨方旭则遭到了其他运动员的追拍,而龚翔宇、安家杰则玩起了自拍,袁心玥和队友快乐的一起自拍。面对着摄像机,中国运动员们快乐的打着招呼,甚至做出了飞吻。伸舌头的动作。来到指定位置之后,女排姑娘们抢着与旗手丁宁一起合影,定格着这难忘的一刻。

前苏格兰主帅:罗伯逊是永不放弃的典型

前苏格兰主帅:罗伯逊是永不放弃的典型

前苏格兰主帅:罗伯逊是永不放弃的典型

虎扑10月14日讯 麦克利什是苏格兰国家队前主帅,在任期间,他将队长袖标交给利物浦边卫罗伯逊,国家队比赛日之际,他对这名昔日弟子进行了点评。

“(赢得欧冠)对他来讲是个美妙的故事。他实现惊人的飞跃,从邓迪联到赫尔城再到利物浦。他很优秀,对于想成为苏格兰国脚的年轻选手们来说,绝对是一种鼓舞,他曾被拒绝几次,但从没有放弃。”

“你看到有许多孩子,在某个年纪被人说踢不出来,但罗伯逊是永不放弃的典型。”

“给他队长袖标,这是那种不需要多想的事情,在利物浦,他身后有范戴克,所以他可以频繁地冲击前场,可能在苏格兰队他不能一直那样做,但那是他学习的一部分,我想他能很好地适应踢法的不同。”

“他有着很强的个性,也会不时犯错误,他不是完人,你不能拥有所有问题的答案。我们已经见证过,即便是他身边那些大名鼎鼎的超级中卫(也会出错),有时你意识到范戴克也是凡人,同理罗伯逊也只是个凡人。”

(编辑:姚凡)

萨索洛总监:特拉奥雷租借加盟球队,交易与尤文无关

萨索洛总监:特拉奥雷租借加盟球队,交易与尤文无关

萨索洛总监:特拉奥雷租借加盟球队,交易与尤文无关

虎扑9月4日讯 萨索洛总监卡尔内瓦利接受了Ilbianconero.com网站记者的采访,并表示哈米德-特拉奥雷是以租借形式加盟球队的,这笔交易与尤文图斯毫无关联。

卡尔内瓦利表示:“我们在特拉奥雷身上进行了一笔重要的投资,他是年轻球员中的佼佼者,并在加盟后迅速融入了球队体系。我认为德泽尔比也会帮助特拉奥雷更好的成长,就像他曾帮助其他许多年轻球员一样。”

卡尔内瓦利继续道:“他会是我们的一大发现,他拥有很大的潜能,但我们需要给他时间去适应新的环境。曾有报道称这是我们与尤文图斯共同运作的一笔交易,不,这不是,我们是以先租后买的形式签下特拉奥雷的,尤文图斯与这笔交易毫无关联。”

年仅19岁的特拉奥雷上赛季效力于恩波利,今年夏天特拉奥雷以租借的形式加盟萨索洛,萨索洛拥有选择性买断条款。特拉奥雷在本赛季开始阶段发挥出色,他在本赛季意甲联赛和意大利杯赛中为萨索洛出场3次,已经打进2球,据德转网站显示,特拉奥雷的身价已经达到了1400万欧元。

(编辑:姚凡)